消防救援支队对武汉火车站进行全面消杀
来源:消防救援支队对武汉火车站进行全面消杀发稿时间:2020-03-30 10:51:18


而空气传播不同于飞沫传播(空气传播通常是通过直径小于5微米的颗粒传播)。这些颗粒来自于较大的飞沫蒸发或者存在在尘埃粒子上。它们可能在空中停留较长的一段时间,并可以在超过1米以上的距离范围传播。

报道称,许信良也对此认同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为了刺激中国大陆特别称为“中国肺炎”,是一种报复性的用法,但特朗普后来也不再使用,台湾既然希望参加国际组织,对全球对于肺炎名称的共识也应该尊重。他说,台湾在两岸关系上不需要特别刺激中国大陆,既然大陆在意“武汉肺炎”这个名称有歧视意味,台湾真的可以避免使用。许信良还提到,现在谈两岸互助合作更具意义,他呼吁两岸超越“传统对抗”,共同对抗疫情和经济萧条,全世界也都应该如此。

讽刺的是,如上图所见,台湾“中央社”在对许信良等人主张停止使用“武汉肺炎”的观点进行报道时,其页面上还赤裸裸显示着“武汉肺炎”的字样。

台湾“中央社”报道截图

对于许信良等人的言论,有岛内网民表示,很难啦,(民进党当局)不故意制造事端怎么收割政治利益呢?还有网民讽刺表示,全世界只剩台湾还在用“武汉肺炎”,是在自我隔离吗?↓3月30日斯洛文尼亚卫生部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9日23点59分,斯洛文尼亚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人数升至756人,11例死亡,目前共有115例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28人属于重症。过去24小时中新增确诊26例。截至目前,斯洛文尼亚全国共检测新冠病毒样本21349份。

许信良(图源:台湾“中央社”)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曾于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2月12日却表示不愿意改名,声称为方便民众理解,仍简称为“武汉肺炎”,还建议媒体报道时采用这个称呼。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还曾挑衅称,“如果叫中国肺炎不是更糟糕吗?”

29日,政府通过一项法案,拨款30亿欧元用于弥补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损失以及医生等重要公职人员的薪金补偿。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否会通过空气传播?世卫组织是否基于近日有关气溶胶传播的学术研究,修改相关防护指南?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张百达在今天的座谈会上表示,民进党当局应该正式宣告,全面停止“武汉肺炎”使用方式,对中国大陆释出善意,也展现台湾的文明。他说,台湾若一直使用“武汉肺炎”这个名称,可能会让外界认为民进党当局充满敌意,不可能单靠大陆委员会表达善意,言词上的修饰和转变,在不影响疫情沟通的情况下,应该改善。

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而言,在特定环境下和可以产生气溶胶的医疗操作过程中,病毒可能会通过空气传播(例如:气管插管、支气管镜检查、开放式吸痰、喷雾治疗、插管前手控通气、病人俯卧位、呼吸机脱机、非侵入式正压通气、气管造口术和心肺复苏)。在对中国75465例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的分析中,并未报告通过空气传播的案例。